日期:[2012年03月23日] -- 鲁中晨刊 -- 版次:[D9]

古老的城关街

■ 张悦华
/都宪坊 /
/联捷坊 /
/世科坊 /
城关街与莱城的历史一样,有着古老悠久的历史。莱芜先有谷名,后有县名,县名先境外,后境内,莱城之名也是后有的。公元前206年,汉高祖刘邦即在莱芜谷(今淄川区城子庄)一带与嬴县同时设置的“莱芜县”,在经历了910年后的唐长安四年(704)以莱芜命名的县治开始进入莱芜境内,先在嬴县旧址(今羊里镇城子县),后于金大定十二年(1172)由嬴城迁到已存在221年的主管矿冶业的莱芜监,址即莱城。从此,莱芜县治在莱城基本稳定下来。从后周太祖元年(951)设立莱芜监算起,莱城已有1061年的历史,城关街即为千年古街。
交通要道城关街
城关街横跨莱城东门、西门、东、西两关之间。城东门以东为东关街,约长500多米;城西门以西为西关街,约长600多米;城东门和城西门间对门式的一字形东西城心街,约长200米;三段合一称之为城关街,宽约5米,街心皆为青石板或花岗岩石铺地,总长1300多米。城东门名曰通齐门,即由此而出可通齐国;城西门名曰望岳门,即站在此门西望可直望东岳泰山;旧时用4米高的石墙圈围起来的莱城城池很小,民国末所见城池周三里,城未设北门,南门名曰文明门,在县治公署大门(衙门)南60米处,与县治公署同在南北中轴线上,出南门临近牟汶河,可观莱芜八景之一的“汶水西流”景观。城池东西约200米处各有一条南北向水沟,称之为东西鸭子沟,两沟有桥,均与城关街相交。从高处远望莱城,南门似凤头,东西关街和东西鸭子沟为凤翼,恰似凤凰展翅欲飞,由此莱城又称凤城。
民国末所见凤城内东西向交通要道,唯有城关街一条。县治所1953年从口镇迁回莱城,县公署开了北门后才通了城北侧与城关街平行的凤城大街,这条新街逐渐取代了老城关街的要道地位。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,凤城大街还是“一条马路两展灯,一个喇叭全城听”的萧条局面。昔日的凤城,从城域到容貌,与今日的凤城是无法比拟的。
城关街牌坊众多
城关街顺街而建的高大建筑,除了东西两城门之外,那就是精雕细刻、做工讲究的多座石牌坊。莱城最早建石牌坊兴起于明代中期,明嘉靖二十六年(1547),莱芜知县陈甘雨为莱芜第一位进士高朗和董瑾、李访、王冕四人在县门西立有四豸史坊,此坊清康熙年间已废;同年为丙午举人王守身在县治前立鸣凤坊,此坊清光绪年间已废。清康熙年间已废的牌坊还有腾蛟起凤坊、进士坊、云路坊、登云坊、义民坊等。至清光绪年间,莱城共存有七座石牌坊,其中六座东西走向,顺路而建,五座在西关街,一座在东关街;另一座南北走向,座落于东关街与铁板街丁字路口处。七座石牌坊中最高的是李家牌坊,高达15米,宽度10米,其他牌坊高约12米,下宽可通行车辆大轿,皆青石雕刻,四根门柱,雕有石狮,五层成牌楼状,宏伟壮观,以此表彰莱芜籍名人其功德。只可惜,这七座牌坊分别于1950年和1958年人为拆除。
西关街
西关街西首是座落于小曹村的接官亭,从接官亭东行到城西门,最显眼的是一座座牌坊和路两边的庙宇和商店。第一座牌坊为“联捷坊”,明崇祯十一年(1638)夏为壬戌进士亓之伟立;第二座牌坊为“世科坊”,明崇祯十年(1637)冬为亓之伟之父、甲午举人亓才立;第三座牌坊为“都宪坊”,明天启六年(1626)夏为河南巡抚亓诗教立;第四牌坊在西鸭子沟东侧,为“代天巡狞坊”,明天启五年(1625)为浙江巡安御史李九官立;第五座牌坊位于城西门近临,为“登科坊”,明万历四十一年(1612)为举人毕如松立。除跨街而建的牌坊外,街两边建有城隍庙、关帝庙、僧王庙、药王庙、天齐庙等庙宇,建有旅馆、酒店、杂货店、酱园、茶庄、商号等经商店铺,整条街道透着古朴的城镇历史风貌。
城西门至城东门为城关街中心段,街北侧中为县治的系列公署,两边有厅馆、厅仓、演武厅、文庙、书院等;街南侧中为南门道,东边为考院,废科举后考院改为南学堂,其对面汶源书院改为北学堂。
东关街
东关街从东门至官寺东止,这条街是莱芜最大的商业街。街两旁几乎是青一色的前出厦的住屋,有廊柱、镶门板的作坊、店铺。较有名气的“瑞生恒”酱园、金家羊汤、曹家表铺、于家木工坊、吴家铁业坊等。“瑞生恒”酱园对门,便是城内唯一的图书馆。从东门至东鸭子沟段,即阁子里居住区,鸭子沟东侧是朱家牌坊,名为“五世恩光坊”,明崇祯元年(1628)为都察院御史朱童蒙及其功荫祖父、父、子、孙五人而立。在东关街东首段与街北铁板街交会处,于铁板街南端立有坐北朝南的谭家牌坊,明崇祯十年(1637)为陕西、宁夏兵粮学政副使谭性教而立,坊上有御封“文武持衡”大字的匾额,金光四射,气势宏伟。牌坊近临是谭性教辞官归里后,购买古冶场废弃地所建的“黄雪山房”居所和花园。东关街东首段街北靠近东关集贸市场和建筑考究的官寺戏台,戏台后面街对面是“茂林堂”老百货店。集贸市场东侧是与南北路相接的东关街尽头,南为迎仙门,北为姑子庙,门庙相对。悠悠东关街,彰显了她历史的繁华和古老的神韵。
如今的城关街,已旧貌换新颜,那被磨光滑了的青石板,那流淌不息的鸭子沟,那精雕细刻的石牌坊,那祭祀祈福的庙宇,还有那青砖黑瓦的衙署建筑,以及那古香古色的路边店铺,都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她所展现的是东西为街、南北为路、街路宽阔、高楼林立的新凤城的一个缩影。